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生與死
而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而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知道彼此相愛 卻不能在一起
而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裏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不是 明明無法抵擋這股想念 卻還得故意裝作絲毫沒有把你放在心裏
而是 用自己冷漠的心 對愛你的人 掘了一條無法跨越的溝渠

貢糖

哈哈哈, 果然聖祖的比較好吃…

相傳「貢糖」之名來源有二:

一說是相傳係明代閩南御膳貢品,招祥迎春,年節納貢,為品茗茶點之極品;後隨廈門製餅師傅傳入金門,並廣被一般漢餅店所產製;另一說則是貢糖在製作過程中需仰賴人力搥打,以求糖質綿密細緻,閩南人稱之為「摃」。

花生和糖是製作貢糖的兩大原料。由於金門空氣新鮮,水質冰冽清爽,加上島上風大造成土壤乾沃,所以金門花生粒小紮實,口味較重。師傅將炒過的花生,與溶解的麥芽糖混合後,再趁熱取出花生糖敲打,直到變成花生酥,然後再包餡、壓平、切塊、包裝。

國中同學的MSN暱稱

真的是不錯, 很有feel, 可是總覺得很熟悉的說

詩人正在接受審判,他被指控偷走了人們的想像、獨佔了大家的寂寞,女孩說如果想像與寂寞已經不存在,我們怎麼還會在這裡…

是啊…如果沒了想像, 生活會變得如何呢…

偷偷引用

柏拉圖有一天問老師蘇格拉底甚麼是愛情?
蘇格拉底叫他到麥田走一次,要不回頭地走,
在途中要摘一棵最大最好的麥穗,但只可以摘一次,
柏拉圖覺得很容易,充滿信心地出去,誰知過了半天他仍沒有回去,
最後,他垂頭喪氣出現在老師跟前,
訴說空手而回的原因:「很難得看見一株看似不錯的,卻不知是不是最好,不得已,因為只可以摘一株,只好放棄,再看看有沒有更好的,到發現已經走到盡頭時,才驚覺手上一棵麥穗也沒有…」這時,蘇格拉底告訴他:「那就是愛情!」

在網路上看到下面這段話,覺得很有意義…

有些事情

做了會遺憾、沒做會後悔

你寧願遺憾、還是寧願後悔?

最近

前幾天電腦被我搞掛了, 又是天殺的dependence問題

真的很無言, 明明把ati-drivers移掉了, 換成了kernel的radeon driver

理論上利用revdep-rebuild時應該會重建linking才是

可是我卻弄到一整個無言, 因為在重編的時候

系統竟然會去找ati的module而不是找xorg-x11的module, 所以都編失敗

我真的是弄到怒了, 到底是ati寫的太髒還是怎樣…

而且啊, 2.6.22的kernel, 只有gentoo-r2不會crash(用ssh來kill是沒用的)

其他像是r5, r8都會爛, 每次都要強制power off才行, 很傷hd的說

重裝的過程中還遇到神奇的dependence問題

  • 一個是DirectFB這個package跟另一個套件的circular dependency
    • 這問題的解法要先把directfb從make.conf移除
    • 安裝directfb再寫回去make.conf
  • 另一個是virtual/libstdc++的問題
    • 理論上是要裝libstdc++-v3這個套件, 不知為啥竟然自己去裝gcc-3.3.6
    • 而且因為gcc3沒有pentium-m這個cflag所以編不過
    • 但是其他package的編譯都正常, 所以直接先掠過
    • 解法是利用emerge –depclean發現到其實是要裝libstdc++-v3
    • 所以直接oneshot去裝他, 後面再利用revdep-rebuild去檢查

總之, 超超超無言的啦, 不過我整個重裝了之後, 現在改用kermel module,

雖然效能上真的是比ati-drivers差一些, 可是不致於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而且更好的消息是, 我的aiglx可以用了:p

下面的圖是我裝了compiz-fusion的effect, 真的很帥喔…

3d cubeswitcher

APE2FLAC

因為ape(Monkey’s audio)有版權問題, 所以linux上大多都沒有提供相關的codec可以用

網路上的資料大多都推薦使用flac格式, 可是我現在有ape要聽阿…

所以呢, 去找了mac-port來用, 因為目前在linux下好像只有他可以用, 但是gentoo不提供

所以我就在筆電上裝了, 也寫了一個小小的script用來自動轉ape2flac

Continue reading “APE2FL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