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信

按下確定, 將文字化為訊號透過手機傳遞

生活的周遭, 充斥著電波的侵擾, 空氣中彌漫著各式各樣的情感

“生日快樂…”

“…還好嗎, 我很想妳…”

“對不起, 我們還是讓彼此…”

伸手往空中一抓, 抓得到的是落寞, 抓不到的是穿透手心的思緒

無人的夜裡靜聽, 聽得到的是渴望, 聽不到的是極力埋藏的難過

顫抖的手指, 鍵入反覆思量的心, 竟又逐字的刪除

刪除, 鍵入, 無止盡的重複, 水漲船高的卻是惆悵

僅存的理性, 被複雜的思緒榨乾, 緊握著那顆碎在手中的淚滴

“完成了”, 那聲音如是說, 卻又在收件人的數字中猶豫

世界彷彿靜止不動, 但心跳的聲音卻份外清晰

“要, 不要”, 停滯的氛圍滿布著踟躕的腳印

地球似乎漸漸的回復運轉, 但軋然而止的, 卻是急速流動的血液

將取消重重的按下, 苦澀的話語吞回灼熱燃燒的喉頭

濕潤了兩頰的長嘆, 空白的畫面, 依舊懸宕的情節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 學會了撰寫沒有收件人的訊息, 送給自己

方塊

魔術方塊, 從出廠那一刻起便很安份的待在玩具堆的角落

紅-高興, 藍-傷心, 白-歡笑, 紫-難過, 橘-生氣, 綠-悲傷

六個面, 一開始都是純粹而乾淨的, 很容易明白

某日, 小孩選中了方塊成為他的玩伴

方塊開心的向其他同伴們炫燿, “我, 從今天起, 不一樣了”

但, 這是幸抑或不幸

魔術方塊的命運, 就是不停的旋轉, 不停的撥弄

六個面, 九宮格, 轉法成千上萬

時光的沙漏不停, 方塊也不斷的以沒有規律的模式轉動著

這一秒, 面向小孩的是紅色多於藍色, 但還有橘色, 紫色的存在

下一秒, 也許轉換成綠色參雜了紅色, 白色

但是背向小孩的那五個面呢

也許已經有純粹的組合出現, 也或許九宮格中參雜了各式樣的花色

也許小孩還會持續的轉動直到還原方塊最初的面貌, 也或許會變得更複雜

操縱的不是方塊本身, 而是擁有的人

某天, 也許小孩厭煩了, 方塊就只能維持那錯綜複雜的面向

但就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一般, 回到那個熟悉的角落

看似安穩沈睡, 但帶著六個無法被復原的表面, 啜泣

荒漠

荒漠中有顆種子, 一直以來靜靜地躺在地面上, 看著浮雲流動, 日夜星辰交替

有時幾隻飛鳥掠過天邊, 種子奮力的喊叫

“看得見我嗎?我在這裡…”

太遠了, 種子微弱的聲音傳不到自由飛翔的鳥兒耳中

只能無助的望著那人字型的黑影消失在天際線

“我也想從高處看看我的周遭阿”, 種子輕聲的說道

一次次的嘗試, 漸漸的, 無奈佔據了種子的生活

“也許只要我發芽茁壯, 就可以看到遠方了吧”

那消失已久的盼望, 重新燃起種子的渴求

於是開始期待飄過的浮雲, 是否能給予些許的滋潤, 就這麼滿懷希望的過著

不知過了多久, 這期間日月星辰依舊是自顧自的更迭

空中的飛鳥隨著季節交替, 或單或雙, 或多或少的朝著自己的方向前進

而種子, 卻還是停留在原地, 靜靜地等著甘霖

直到某日, 遠方傳來了雷聲, 伴隨著濕潤的下雨氣息席捲了種子的心思

漸漸的, 天空暗了下來, 種子望著上方灰黑的天, 輕輕說

“這雨, 終於來了”

良久, 雷聲依舊, 但空氣中除了些微的水氣外, 什麼都沒有

“再等等吧”, 種子對自己說道

就如同以往的飛鳥輕描淡寫的劃過視線一般

天空, 漸漸轉成令人憂鬱的藍, 雷聲也消失在一望無際的荒漠之上

種子無助的向天空吶喊, 但卻沒有半點聲響

時間靜靜地流逝, 荒漠依舊

斷線的風箏

風箏, 越飛越高

手中的絲線, 輕輕的拉動, 讓風箏在空中翱翔

或高或低, 忽左忽右

操縱在那雙握住絲線的手中, 像被制約一般

慢慢的, 空氣的冰冷刺痛了薄如蟬翼的身軀

大氣的流動, 與握住絲線的手, 互相爭奪

“是不是真要這樣被操縱”, 風箏說

突然一陣強風, 將風箏左拉右扯

終於

這條細細的絲線承載不住那狂亂的流動, 在寒冷的空氣中

一分為二

斷了線的風箏, 失去了那細細的羈絆, 跟著不安定的氣流在空中自由的飄動

“好像很輕鬆呢”, 風箏這樣想著

但風, 沒有預警的停了, 看似自由的舞動, 也倏忽地靜了下來

沒有了回去的路, 風箏只能任憑著那強大的命運作用, 筆直的墜到地面上

那一刻, 空氣中彷彿迴盪著心碎的聲音

無題(071116)

發現, 在某位老師的課上, 我會被激起創作慾望

(說實話是因為上課太無聊, 開始胡思亂想)

寄語微風

被遺忘的思念 在繾綣的浪花中消融

灘上獨坐

紅霞中的日落 無盡的漆黑 吞沒

舉杯邀月的人

懸心 對影 等候

西灣有感(070722)

西子的來人阿,縱然已隨西風遠颺

但灘上的沙,那灣畔的濤

依舊隨著艷陽灑在道旁的椰樹梢上

不曾擁有的,是時常拂拭的遺忘

卻留下鐵鏽斑斑,在那雙頰滴落的鹽之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