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雨還是持續的飄著呢…”

雖然天色慢慢的好轉, 依舊是有細細的水珠濕潤了雙眼

山色映在湖中, 卻因為滿布的雲氣失去了應有的美麗

層層疊疊, 不停相互干涉的同心圓, 扭曲了鏡射的虛幻

撐著傘佇立靜止的小船上, 無語

一心隨波逐流, 靜默的眼光, 環顧

“哪裡才是下一個停靠?”

冉冉升起的炊煙, 告知了這裡才是對的地方

於是以成長為櫓, 丟棄多餘的掙扎, 漸漸搖向

才知道

如果不是急切的想到達那藍圖中的美好

也不會任由命運擺渡, 航向更遠的彼方

原點

“原本以為已經走的夠久夠遠, 沒想到將視線抽離, 才發現依舊站在原點”

風箏斷了線, 雖然心碎, 依舊是回到了地面

荒漠的種子不斷等待, 卻發現雨只是驚鴻一瞥

魔術方塊依然靜靜地待在那熟悉的角落

短信也隨著重重的刪除, 按下後, 消失在螢幕畫面

旅人的偶遇, 車票上, 下一站仍然是”孤獨”

星火雖然燎原, 沒有木料的供應, 有一天還是會燃盡

就連陽光滿布的午後都可能下起雨來, 心, 是否會回頭

未曾想過的, 是失去了影, 就連沐浴在陽光下也都不自覺

只能任由著夢醒時分, 不捨的溫柔放手

“但, 原點是否依然是同一個原點…”, 傻孩子問自己

風箏曾經飛翔, 種子也懷抱著期待

方塊曾被嘗試的撥弄, 短信也短暫的出現在螢幕當中

握著車票的旅人曾經擁有, 餘溫也在灰燼中緩緩的作用

沙灘上畢竟有心走過, 影子依舊在靜靜地等候

就算必須放手, 夢, 終究美麗過

傻孩子笑著說, “也許, 原點已經不再是終結, 而是另一個起點”

劇本不停書寫著蝶與莊周

真假難辨的橋段, 投影的是生活中的無奈與冀求

索性將壓抑的一切, 放空, 潛意識主導了整個宇宙

虛構的世界, 有個傻孩子遺失了自我

不停的在人群裡尋覓, 想找回那散落各處的感動

於是循著思緒, 日復一日的在大街上穿梭

漸漸的拼湊

竟又將城市遺落成一幅潑墨, 任由黑夜的星子嘲諷

傻孩子直率的說, “鍥而不捨的心, 終能將美好緊握”

風中卻傳來岸邊獨釣的老人, 低聲吟誦

“夢醒時分, 無論多麼不捨, 也只能溫柔的, 放手”

有人說, 世界是二元的, 任何事物沒有單獨的存在

沒有綠葉的陪襯, 紅花只是虛假

沒有邪惡, 怎能凸顯真誠的善良

黑與白, 生與死, 順與逆, 相輔相成, 應運而生

世事在這簡單的規律, 循環不息

但追逐自由的心, 覺得影子阻礙了奔向陽光的路徑

於是轉過了身, 輕輕的割斷後, 離去

只留下冰冷的影, 望著漸行漸遠的心, 呆坐一地

影子的哭泣聽不到聲音, 淚流滿面卻不著痕跡

遠方的心, 也許仍不停的向前追尋, 卻沒想過

一旦沒有了影, 就算沐浴陽光之下, 也不會有意義

於是影子停止了愁緒, 拜託過境的飛鳥傳遞口信給不知去向的心…

“作為影子, 我會一直在這裡, 等妳”

陽光

人煙罕至的小島

四季, 除了寧夏, 從未替此地帶來不一樣的感受

乾淨的海灣旁, 散落一地的白沙

有棵椰樹臣服於命運, 兀自數著日升月落

濤聲不停, 炎熱的高溫不斷, 時間彷彿停滯在未曾改變的影像

歲月, 在此逗留

偶然

心, 緩緩的行過

深淺不一的跫然足音, 驚動了調皮的風

隨之起舞的, 是不斷躍動的樹梢

直到雪白的腳印被潮汐吞食, 終究難掩落寞

風, 停了, 椰樹低下了頭

輕聲的問, “是否, 心, 還有回來的時候”

只有自由的雲說

“就算是灑滿陽光的午後, 也有可能下起雨來”

靜默著, 濤聲依舊

星火

靜謐的夜, 與孤單相約出遊

泛黃的月色迷濛了城市的燈光, 像映在湖面的星空

緩緩登上道旁的石階, 並肩而坐的, 是似有若無的寂寞

“好冷”, 身旁的寂寞輕聲說

於是與寂寞相擁, 並以僅存的熱情作為木料, 燃起一點星火

擁擠的愁緒, 抵禦了刺骨的北風

溫熱了雙手, 卻暖和不了內心深處的寒冬

露水漸漸濕了衣裳, 猜不透的思緒讓單薄的身軀更加迷惘

美夢, 也在等待日出的過程中消融

月影西沉, 呼嘯而過的不安, 喚醒了熟睡的寂寞

殘餘的火苗在灰燼中跳動, 貪圖著最後的佔有

當溫熱消散的瞬間, 只聽見寂寞輕聲的說

“燎原的星火, 沒了木料, 也會有燃盡的時候”

車票

“…往…的列車即將進站, 請要搭乘的旅客到…”

熙來壤往的人群, 隨著不停飛馳的列車, 來來去去

這一頭, 離站的氣笛, 奏出分離的樂曲

另一邊, 進站的蒸氣, 化作相聚的淚滴

一幕幕的動人心弦繪出了百感交集, 劃破月台的空虛

甫下車的旅人, 短暫的談話, 溶化了冰凍的心

相同的目的地, 燃起了共同旅行的願

無奈被命運的哨聲催促, 轉車, 繼續前進

“…車來了, 妳上了車, 車走了, 我還留在原地…”

灰朦的天色讓遠方的鐵軌看不到交叉點, 只剩歌聲刻劃寒風的凜冽

悄然拾起背包, 裝填的不是欣喜, 而是落寞

緩緩鬆開緊握的車票, 模糊的字跡…

“下一站: 孤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