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第23個孤單的戳章硬是蓋在身上

中心的忙碌一如往常但有了瓊蔚姐的友情加持還頗溫暖

實驗室的學長很好心的給了會議中的每個人大人的松露滋味

老闆下了作業希望我儘快完成順便荼毒學弟們

只剩下鍵盤跟程式碼陪我敲敲打打了一個晚上

寒冷的冬天

單向道嗎?還是死路?我不知道…好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